遁遁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空岛

文/遁遁
寻常的花环被缠绕到我的头上
这是对我驻守空岛多年以来最高的赞赏
一圈一圈循环着的年轮
荣耀与平凡逐年递增
空岛长势广阔喜人

云端

文/遁遁

我忽然闲下来看看天

中意的云朵恰好溜走了

就在等待气流重新拼组的时刻

汽车开始穿过铁桥了


汗水在挡风玻璃上涌动

庞大的氧气罩里呼吸翻腾

包子铺掀开蒸笼

太阳的一角从云端里露出

我不谈花草了

文/遁遁

我不谈花草了

因为天空出现了巨大的漏洞

因为高山上的野店打烊了

因为河流干枯、膀胱涨裂

 

我在狭隘的门前设置护卫

或将飞鸟留在小院

目睹土地舞台上的大象皮球

心里能把悼念持续一两年

 

傍晚的云,天上全是那些红裙舞女

因为死气沉沉的小河禁不起流来流去

因为车厢一直拥挤

我该想到
 

我该想到——不能谈花草了

像素填补的漏洞早晚会露出破绽

但星期日,在房间的白壁里

洛水漾漾,曳曳秋林

十月

文/遁遁

蔚蓝色的画板上涂着一两朵白色

一月二月,没有换过

藤蔓的笔触还保留在窗台上

外面就好像什么也没有了

 

只有渐变的黄昏——小提琴的嗓声

在木然的背景上闪烁

只有太阳、汽笛,风吹动红旗

徘徊在门前不为所动

 

但是寂静不会一直持续

扬起一把石子,候鸟纷纷从窗外飞去

她丈量着留白

身着一袭唐红色衣物意外的到来

 

冰凉的肌肤渐渐贴近

叶子生出清澈的香气

纸上开始浮动摇曳着金色

她用手指、植物的花随意完成杰作

 

但我渴望的那些没有出现

太阳、汽笛,大风依旧吹动红旗

她对我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拉起红色手风琴——

“我仅此而已,我仅此而已。”


文/遁遁
在我就要飞离地球的时候
在我打着哈欠漂流的时候
思绪越来越饿,越来越想要吃肉

野马脑子里的草原
飞鸟记忆中的湖泊
我躺在乌云上随时间颠簸

在许多雪白的牧场上
字符的小羊正徐徐度过

欲望主题

文/遁遁
傍晚
粉色的云团醒来呼吸
吊车手臂揽不住它
起起落落,美色只好走向日历

我有一对审视三流的目光
一些三流的逻辑
但看见苍苍月亮低旋徘徊
就想用高昂的浪花卷住它,做自己的眼睛

断章

文/遁遁
时钟的指针停在七点
物理给予的力量终于耗尽了
在尘埃的高原上
管道开始慢慢流出枯黄

手指扫过的明亮成了沟渠
瀑布远去
在那些镜子里
白云悠游,四季都好

健壮的身躯长出翅膀
八点、九点,或者数数用的绵羊
一齐随着钟声飞去
雨水渐渐响彻楼房

地球坠落

文/遁遁

庭院里摆着石头

暗红色的夜晚广袤无垠

一位美人

通过天体的窗户抛出长发

被坐在石上的悠闲者听闻

他的心房迸发出坚硬的花蕾

也许命运就悬此一瞬

那些更勇敢、更沉重的背影闪烁在悠久的天幕上

这脆弱的灵魂空杯里

向日葵应当绽放的恒永又坚韧

浣溪沙

文/遁遁

云涌汨汨积重阴,飞鸟微声唤苍明。小屋懒卧作舟行。

窗开徐徐风几许,去年聊赖又如今。朝看绵绵暮看晴。

暗淡

文/遁遁

在无聊的时候

等待春雷

在休息的时候

找到火光

 

缓缓烧掉

一圈蚊香

月亮的余烬

被吹到地上

 

开始思考

缤纷的时刻

天亮时显露出那

无边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