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遁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文/遁遁
在我就要飞离地球的时候
在我打着哈欠漂流的时候
思绪越来越饿,越来越想要吃肉

野马脑子里的草原
飞鸟记忆中的湖泊
我躺在乌云上随时间颠簸

在许多雪白的牧场上
字符的小羊正徐徐度过

欲望主题

文/遁遁
傍晚
粉色的云团醒来呼吸
吊车手臂揽不住它
起起落落,美色只好走向日历

我有一对审视三流的目光
一些三流的逻辑
但看见苍苍月亮低旋徘徊
就想用高昂的浪花卷住它,做自己的眼睛

断章

文/遁遁
时钟的指针停在七点
物理给予的力量终于耗尽了
在尘埃的高原上
管道开始慢慢流出枯黄

手指扫过的明亮成了沟渠
瀑布远去
在那些镜子里
白云悠游,四季都好

健壮的身躯长出翅膀
八点、九点,或者数数用的绵羊
一齐随着钟声飞去
雨水渐渐响彻楼房

地球坠落

文/遁遁

庭院里摆着石头

暗红色的夜晚广袤无垠

一位美人

通过天体的窗户抛出长发

被坐在石上的悠闲者听闻

他的心房迸发出坚硬的花蕾

也许命运就悬此一瞬

那些更勇敢、更沉重的背影闪烁在悠久的天幕上

这脆弱的灵魂空杯里

向日葵应当绽放的恒永又坚韧

浣溪沙

文/遁遁

云涌汨汨积重阴,飞鸟微声唤苍明。小屋懒卧作舟行。

窗开徐徐风几许,去年聊赖又如今。朝看绵绵暮看晴。

暗淡

文/遁遁

在无聊的时候

等待春雷

在休息的时候

找到火光

 

缓缓烧掉

一圈蚊香

月亮的余烬

被吹到地上

 

开始思考

缤纷的时刻

天亮时显露出那

无边无际



闲谈

文/遁遁

我的生活充斥着无尽小事

它们吵吵闹闹

有时一整天

像个彻夜欢呼的精神病人

它们都会,日日到访

我不得不像书里面的妈妈一样叫喊

“孩子们,静一静”


我有时准备了它们爱吃的玩意儿

有时用男子汉的气概降伏它们

可一旦牙齿变得松动

床榻变成了囚笼

我的城堡就会

暴风骤雨,遮天蔽地


所幸这些总会结束,我这么想

潮水淹没台阶

智慧不至于死亡

我穿着拖鞋,拎起皇冠逃出生天

但即便如此欠缺宏伟——

我的花开花落也不会诉与别人听

好无聊啊

文/遁遁
我要坐在窗台上,趁着清早天气还凉
长长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天上云变幻的姿态不够
底下的车都长一个样
白天让我什么也不想做
只能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我要坐在窗台上,吹吹风
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一个又一个人在我脚底下溜走
一只又一只燕子匆匆飞过惊异的看着我
白天吃饱了
只能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窗户被打开,邪恶的手把我掐到屋里来
我不禁露出忧愁的面容
鱼干在得意洋洋望着我
“喵呜”一声,跳到地板上
舔舔爪子,甩甩尾巴,叹息着“好无聊啊”
不过怎么样?难道你以为我是人?

我知道

文/遁遁

我知道走廊的长度,傍晚的斜阳,步伐踩着楼道轻轻作响

我知道门前桃花盛开了很久

我知道灰鸽飞行在城市的镜面上

我知道汹汹人潮把道路的边界淹没了

白昼在延长

 

我知道舒适的滋味,对称的美感,空间的宽广

我知道烈士的碑林,它投下翠色枫树般的绿荫

我知道那里有一座模糊、孤独的玻璃房

它在过去是艺术的避难所,现在是交易命运的典当行,在未来,它可能成为道德和法律的图书馆,善良与信念的殿堂

 

我知道幸福的瞬间凶猛而激烈

我知道一只猛虎时时刻刻想要跃出心中的花园

我知道小心翼翼,不做徒劳的辩解,不让惊人的真相冲撞内心

我知道避开立场的炮火,吹奏赞美的号角,当然,也随时准备在年岁的阵地上投降


喧哗

文/遁遁
星星顺着河渠急急流去
溅落的水珠嵌在没有色彩的钢铁上
剩下一些
低着头停驻在小径边
在那些草地里——没有星星照耀的地方
漫步者前去点亮

今夜,在极静的水池边
抬头看杯底喧哗的星光
高高把它举起
幽幽荒原没有回响
高高举起它!
当日历上的苹果树开始孕育情感的新娘
宇宙空空
都没有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