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遁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浣溪沙

文/遁遁

云涌汨汨积重阴,飞鸟微声唤苍明。小屋懒卧作舟行。

窗开徐徐风几许,去年聊赖又如今。朝看绵绵暮看晴。

暗淡

文/遁遁

在无聊的时候

等待春雷

在休息的时候

找到火光

 

缓缓烧掉

一圈蚊香

月亮的余烬

被吹到地上

 

开始思考

缤纷的时刻

天亮时显露出那

无边无际



闲谈

文/遁遁

我的生活充斥着无尽小事

它们吵吵闹闹

有时一整天

像个彻夜欢呼的精神病人

它们都会,日日到访

我不得不像书里面的妈妈一样叫喊

“孩子们,静一静”


我有时准备了它们爱吃的玩意儿

有时用男子汉的气概降伏它们

可一旦牙齿变得松动

床榻变成了囚笼

我的城堡就会

暴风骤雨,遮天蔽地


所幸这些总会结束,我这么想

潮水淹没台阶

智慧不至于死亡

我穿着拖鞋,拎起皇冠逃出生天

但即便如此欠缺宏伟——

我的花开花落也不会诉与别人听

好无聊啊

文/遁遁
我要坐在窗台上,趁着清早天气还凉
长长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天上云变幻的姿态不够
底下的车都长一个样
白天让我什么也不想做
只能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我要坐在窗台上,吹吹风
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一个又一个人在我脚底下溜走
一只又一只燕子匆匆飞过惊异的看着我
白天吃饱了
只能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窗户被打开,邪恶的手把我掐到屋里来
我不禁露出忧愁的面容
鱼干在得意洋洋望着我
“喵呜”一声,跳到地板上
舔舔爪子,甩甩尾巴,叹息着“好无聊啊”
不过怎么样?难道你以为我是人?

我知道

文/遁遁

我知道走廊的长度,傍晚的斜阳,步伐踩着楼道轻轻作响

我知道门前桃花盛开了很久

我知道灰鸽飞行在城市的镜面上

我知道汹汹人潮把道路的边界淹没了

白昼在延长

 

我知道舒适的滋味,对称的美感,空间的宽广

我知道烈士的碑林,它投下翠色枫树般的绿荫

我知道那里有一座模糊、孤独的玻璃房

它在过去是艺术的避难所,现在是交易命运的典当行,在未来,它可能成为道德和法律的图书馆,善良与信念的殿堂

 

我知道幸福的瞬间凶猛而激烈

我知道一只猛虎时时刻刻想要跃出心中的花园

我知道小心翼翼,不做徒劳的辩解,不让惊人的真相冲撞内心

我知道避开立场的炮火,吹奏赞美的号角,当然,也随时准备在年岁的阵地上投降


喧哗

文/遁遁
星星顺着河渠急急流去
溅落的水珠嵌在没有色彩的钢铁上
剩下一些
低着头停驻在小径边
在那些草地里——没有星星照耀的地方
漫步者前去点亮

今夜,在极静的水池边
抬头看杯底喧哗的星光
高高把它举起
幽幽荒原没有回响
高高举起它!
当日历上的苹果树开始孕育情感的新娘
宇宙空空
都没有回响

印象

文/遁遁
悬崖边勒住马的缰绳
底下是密密江水声
大风鼓动着叶子熙熙攘攘
它们在争论的叫做红尘
幸好歇息的山谷没有季节
你大可以把皮囊倒映进对面的梯田
放任钟表顺水悠游
仰望云朵生生灭灭

这里没有拜访的客人
你这么想
月亮总会把忧郁慢慢捡起
小马日日不见踪影
那里,一位燕子
让风筝成了天空的裙裾
看着这美人
打不开窗,捣不开门
远远望着,只敢勒紧缰绳
握住一掌冷冷的雾气
底下江水滚滚
宝剑蒙尘,髀肉复生

虚度

文/遁遁
虚度了一把时刻
内疚的啤酒可以开始饮用
麻痹掉精神,跨越过旅程
月台上落叶纷纷

言辞的火热渐渐熄灭
故乡也不能再让我流连
难道我所在的幻梦已经破灭?
翅膀凋零前天空划过风暴的闪电

看,虚度了
明快的调子,温暖的春天
我以为自己已经堕入深渊
但是麻雀啾啾、季风无止无休

枝叶又渐渐繁茂
电台编造空想的疗养院
游鱼驶向天空
呼唤下一场暴风

我度过一年

文/遁遁

我丢掉纸箱
飞到南极和企鹅度过
念抄在纸上的故事
白昼不知休止
假装从头开始

我度过此生无二的时刻
雪地神圣闪烁
洗去纸上的旧迹
将来还要继续
连载说来何其有幸

但我不能去南极
虽然企鹅是个良好的倾听者
但我怕冷
或者树木未生、百草未茂
总之天黑了,我的理想南极离开地球了

这里雪也下的有那么多
我想——
也许足够用来表演最常见一刻
依着故事的意境、嘈杂的观众
脱帽鞠躬露出笑脸
好好说一声抱歉

                                                        

溢出

文/遁遁
杯子水满了
纸上也写不下了
窗前映着一个人复杂的样貌
脑子空空如也了

夜幕快快降临
灯光挤满街道
但我的影子如此独特
会指引方向找到答案

黑暗在不断扩散
和我的影子一样简洁明了
又撕扯又摇晃
也没有多出分毫

我打破自己的节奏
用火焰把影子流放掉
破开栅栏,闯入花园
这是我漫长黑夜里最畅快的时刻

但窗里的灯和和煦煦
多出的字也很重要
漫出的水不要浪费
还不快快把情绪收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