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遁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这些事情

文/遁遁

  不得不说,有时能感到自己不自然,尽管很多人说,“你很好,人很好。”是的,我可能真的很好。但同时,我又感觉到我善良面孔下的虚伪,正如围城里面所说的,“忠厚老实人的狠毒,像饭里的砂砾或出骨鱼片里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对此,我不得不承认,我会失约,是的。给予别人伤痛,更可恨的就是我竟然会去用计谋掩饰自己的刺。

  我足以自己感受到自己的无赖,也是个笔直的无赖。我在暑假说,“我们可以见面的。”然后就开始下雨,于是我就安慰道,“雨停了我们在见面。”好吧,当雨停了,我又因不可抗拒力而没有相约。可能我很忙,其实我不忙,如同我自以为猫吃饱了,其实它并没有。

  说道猫我又不得不提一下这件事。我曾经不爱可爱的猫,而我的猫却爱我,这或许算不了什么。其实呢,我辜负了它,或者她,或者他。

  所以当你决定去旅游时,就已经克服了旅游的最大困难。当我反思自己时,反而会对自己丧失希望。不过这不重要,我知道自己的一切,尽管会因有时的种种因素而不像我自己,可我还是我自己,就是这样。

  幸得我还会写诗,也许这不叫诗,但我很快乐。写它让我感觉快乐,也让我明白,我不是一个坚持的人,尽管我是十分理性。

  对此仅回忆我所认为失败的事,或者认为自己可恶的事。还好我是个可恶的人,能以此作为想像。

  你可以爱我,如果不怕受伤,你也可以不爱我,如果我爱你,将会骑马去追你。所以你别忘了这些事。

                                                      ——————给未来自己的笔录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