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遁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扯淡篇

文/遁遁

我该如何称呼自己。对于文艺小清新与安逸安静和一些感悟所描绘出的审美疲劳已经缠染上了我,更好笑的就是,我开始厌烦自己写的一些东西。我曾很久就想到要有自己主见,可仔细的想吧,为什么人会爱上安静和纯美好的东西。时至今日,我才发现,我竟然只是喜爱,喜爱不妨碍我对自己审美的好感,这正是固有认同自己所认为的美好。可是现实是,吵闹是永远存在的,我们仅仅只是自己的幻想。或许说,这是一个人在世间存活正常慰藉,谁让我们生活着这里。

让人遗憾的一件事情便是我每天听到社会的不堪,以及文字里的渴望。其实我尚未经历,只是附会,附会而已。久了,我竟然相信“花语,梦,月里三更明”这样的话。难道是真的?其实是真的,可是我已经不在对这样的感兴趣。有些只是少年强愁,如今一番话,是对自己的反思罢,我还是一个生活在小城市的人,虽然理想很大很多,但我依旧会被低俗打败。

就是这样,不是自己的失败,而是自己对于自己一直以来的反思。我要追寻一个突破口,剖开自己心以换脏。

                                                                  —————给未来自己的笔录

                                                                                    九月二十三    乡下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