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遁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悼亡叙事(12.13日)

文/遁遁
那些野狗不承认戕害了这些麦子
而七零八落的金色已渗入到泥土里
傍晚,那时落日小旗刚刚竖起
火焰就跳入稀疏的田野中

土地高高的喊叫,低低的呻吟
渐渐一声不吭
野狗在焦热灰烬上舒适的打着滚
而七零八落的灰色埋入废墟

“贫瘠的地方不存在丰收
是野草不是粮食”
那就活在水上的窝里
舔着扑狗夹的锈迹

残损做了泥土的新肥
那些颜色随风而去
山岗五光十色,光怪陆离
还一直听见高高的喊叫
低低的呻吟
                                         ——12.13     不忘历史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