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遁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欲望主题

文/遁遁
傍晚
粉色的云团醒来呼吸
吊车手臂揽不住它
起起落落,美色只好走向日历

我有一对审视三流的目光
一些三流的逻辑
但看见苍苍月亮低旋徘徊
就想用高昂的浪花卷住它,做自己的眼睛

闲谈

文/遁遁

我的生活充斥着无尽小事

它们吵吵闹闹

有时一整天

像个彻夜欢呼的精神病人

什么都会,日日到访

我不得不像书里面的妈妈一样叫喊

“孩子们,静一静”

我有时准备了它们爱吃的玩意儿

有时用男子汉的气概降伏它们

可一旦牙齿变得松动

床榻变成了囚笼

我的城堡就会

暴风骤雨,遮天蔽地

所幸这些总会结束,我这么想

潮水淹没台阶

智慧不至于死亡

我穿着拖鞋,拎起皇冠逃出生天

但即便如此欠缺宏伟——

我的花开花落也不会诉与别人听

好无聊啊

文/遁遁
我要坐在窗台上,趁着清早天气还凉
长长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天上云变幻的姿态不够
底下的车都长一个样
白天让我什么也不想做
只能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我要坐在窗台上,吹吹风
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一个又一个人在我脚底下溜走
一只又一只燕子匆匆飞过惊异的看着我
白天吃饱了
只能叹息一声“好无聊啊”

窗户被打开,邪恶的手把我掐到屋里来
我不禁露出忧愁的面容
鱼干在得意洋洋望着我
“喵呜”一声,跳到地板上
舔舔爪子,甩甩尾巴,叹息着“好无聊啊”
不过怎么样?难道你以为我是人?

我度过一年

文/遁遁

我丢掉纸箱
飞到南极和企鹅度过
念抄在纸上的故事
白昼不知休止
假装从头开始

我度过此生无二的时刻
雪地神圣闪烁
洗去纸上的旧迹
将来还要继续
连载说来何其有幸

但我不能去南极
虽然企鹅是个良好的倾听者
但我怕冷
或者树木未生、百草未茂
总之天黑了,我的理想南极离开地球了

这里雪也下的有那么多
我想——
也许足够用来表演最常见一刻
依着故事的意境、嘈杂的观众
脱帽鞠躬露出笑脸
好好说一声抱歉

                                                        

晚上的事情

文/遁遁
天上的光芒不见了
地上的人缓缓亮着
雨中旗帜在黑夜里深深飘荡
千家万户坍缩消失了

汽车长长短短断断续续
缥缈的画上一滩滩光晕
撕掉这一页
包上热气腾腾的早点铺

抱怨天上的光芒不见了
我用过的时间也不好收拾了
那个潇洒的刀客怎么还没出现
地上的人该熄灭了

十二月漫谈

文/遁遁
光从缝隙间跋涉而来
坦途中灰色斑鸠鸣声一片
窗前风光使人沉思

夜晚或者更后的黎明早早在前方等待
钟表投入湖中
假装一无所知

                                                              ——    12.5

昨夜雷雨

文/遁遁
海上飘居的旅客
房子浮动在暴雨之夜
雷声拍打睡梦
漆黑书桌乍现
潮汐在床底暗涌
默数流去的一年
                                                ——11.21

无知

文/遁遁
一个人在远处死了
我想这样真是浪漫的可以
朦胧派会爱上这个话题

一个人在远处去世了
真是好寂寞,好萧瑟
文艺中又透露着哲学的不可琢磨

一个人远远的消失了
腐烂的味道好像雨后土壤
秋雨不眠不休

他什么都没留下,或者从未存在
其他人一无所知
南半球温暖如春
                                           ——11.13

发霉啊

文/遁遁
一天,我的花说她想要死
因为雨下了十几日又十几个小时

我耐心的劝住她
回想那些仔细认真的过去

于是书籍成了打发时间的借口
睡眠是植物与人无法舍弃的美酒

吃掉一个阴雨天的橙子
又吃掉了早饭与晚饭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
我开始站在太阳的墓碑前

敞开阴雨天内心的荒凉境遇——
所有衣物潮湿不堪
我不能赤裸裸的活下去
                                                               10.28

文/遁遁
房子破碎崩塌了
里面的东西在废墟中不见了
终于没有拜访者再来了

躺在草地上
在云丢下的大片阴影下
像一颗石头看着晴朗的天空

啊,天空好漂亮
除此以外,什么也不愿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