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遁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晚上的事情

文/遁遁
天上的光芒不见了
地上的人缓缓亮着
雨中旗帜在黑夜里深深飘荡
千家万户坍缩消失了

汽车长长短短断断续续
缥缈的画上一滩滩光晕
撕掉这一页
包上热气腾腾的早点铺

抱怨天上的光芒不见了
我用过的时间也不好收拾了
那个潇洒的刀客怎么还没出现
地上的人该熄灭了

十二月漫谈

文/遁遁
光从缝隙间跋涉而来
坦途中灰色斑鸠鸣声一片
窗前风光使人沉思

夜晚或者更后的黎明早早在前方等待
钟表投入湖中
假装一无所知

                                                              ——    12.5

昨夜雷雨

文/遁遁
海上飘居的旅客
房子浮动在暴雨之夜
雷声拍打睡梦
漆黑书桌乍现
潮汐在床底暗涌
默数流去的一年
                                                ——11.21

矛盾

文/遁遁

(一)不要高声疾呼

我听见一种动物高声疾呼
要明珠!
一会大声说这里,一会奋力撕扯那里
几点墨水混合着金属麦苗入肚
站在海边挥舞大旗

它们在石头上指向前方
要得是自由壮阔
在风浪间指向前方
要的是厚实安康

灰尘让它们日日不放弃
巨大的破绽它们扒上去疯狂吮吸
而那些外面巨大的石块、尸体
却是用嘴舔成泥

看上去永不停息
苹果砸向这个动物的头顶
一切让它们愤愤不平
我如此害怕这些语言
开始怀疑一切的一切

不需要航海图与地理志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无所畏惧
万物为之失去颜色
山河、大海、天空通通没有它的踪迹

这些焦躁的动物们上蹿下跳
镜子照不出原型 但英雄绝不属于你
物种还没有灭绝
适可而止吐出金属麦苗

看见泥土上涂着一层明珠粉而欣喜不已
这种自由只属于鸽与鹰
海燕也不会这样喋喋不休
又叫又骂使人可笑

长鸣两声
那些勇敢用在探索未知的土地上
一切会好
但明珠不会衔在你们的嘴里

(二)扫荡

他们来扫荡了——
昂首挺胸,衣冠楚楚
草地和人们的庄稼都拜服了
赶紧趁机送上几块糖

他们优雅的掏空房屋
外面还要保持光鲜平静
山口抓紧成一个死结
这些小队长们的魄力

首领轻盈秀气的夹着糖果在嘴里
粗糙的油脂让他们肥胖起来
小兵嗷嗷如狗般疯狂
僵硬麻木的百合花遍野开放

女人们泪流两行
公马悲伤的嘶鸣
这些百合莫名的生长
那些地方莫名偏僻的闷声不语

                                                                         ——10.26

清晨前

文/遁遁
夜空消失不见
赞颂的石头从失明的星空外坠落下来
黎明降临前,我要急急歌唱

蓝色在远处,记忆徐徐全无
万物不复存,只有唯一翠绿的树

小雀站在枝梢上缄口不言
光明中扫把声徐徐出现
这片树,忽然就不再荒芜

冬天将要逝去,而海子也终将离开

赏析              
           春天,十个海子
                               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子
它们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繁殖
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文/遁遁
          这是海子的最后一首诗。
         
          最后的海子们在诗人的安排下上演了一幕故事剧,纠葛、反思、质问以及充满魔幻的复活都在这满是海子的世界中上演。正如人类世界的人称之为人一般,海子世界的人自当被称为海子。诗人用着他独特的诗韵和麦子一样的话语,理智而平静的诉说着黑暗与光明,然后理智而平静的步入死亡。但他的傲气依旧,睥睨四方,叩问苍生,自将火把高高举起,与烈士同行,在冬日逝去前佐证自己的隐喻和心。

          对立与矛盾在故事的开始出现。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站在光明中嘲笑一个不属于春天的、不是复活的海子,你这样长久的沉睡是干什么。十个在舒适春日借助光明温暖复活的、文明的海子与一个沉睡了整个冬日的疲惫的相对野蛮的海子相遇了。我不知道“光明”与“十个”是否能代表“正义”与“大多数”,但是我对这光明中复活的十个海子感官并不好。他们的嘲笑,“沉睡是为了什么”这样一个问题说出来就如同两个拥有相同目的、而那个用了独特方法的人对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都讽刺,就像是一群天赋不错的人对另一个正在死命背书的人说“哎呀你这么死背书到到底是为什么呀”。为什么?为了度过冬天。这个野蛮而悲伤的海子是追求光明的角色,而追求光明的也不仅仅是他,他沉睡着度过冬日,为了能见到春天。冬眠的海子一般,还有更多的海子是在冬日前死去,春日新生,借助春天早早苏醒,把持光明,那么这个异类自然要遭到排斥。注意“悲伤”“野蛮”二字,而那十个海子都没有修饰。
进入第二幕,十个海子怒吼,并围着“你”和“我”跳舞、balabala。就想象上而言,就如同野蛮人俘获了战利品后在火堆旁开庆功宴,而这里不是野蛮人,是十个没有修饰的、春天的海子。到底谁野蛮,高下立判。那低低的怒吼是伪装下的不甘,然后审判来临。

         被审判的对象是你和我,你指的是野蛮而悲伤的海子,那我指的是谁?从诗的故事性来看,野蛮而悲伤的海子和“我”是同一个类别的人,野蛮而悲伤的海子像马一样被虐待折磨,然后“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蔓延”。多数人认为此句是海子想要卧轨自杀的暗示,可是这里死的是野蛮而悲伤的海子,是那个“你”而不是“我”,但显而易见,这个角色的死亡给了“我”以很大的冲击,假设我为真正的诗人在这里所扮演的角色,不难看出此句与真正海子的联系。

          再说说“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十个海子是凶手,毋庸置疑,那这个落难海子“马”的寓意是什么呢?这个落难的海子对应的自然是落难的马,而马在海子诗中出现的次数亦是频繁。如海子在《晨雨时光》(1987.5.24)中所写“小马在草地上一跳一跳,这青色的麦地晚风吹拂”以及“青青的麦地像马的仪态,随风吹拂”等描述,海子作为现代田园诗人,最出色的自然是勾勒出了中国现代诗歌中真正的国产比拟物,在此之前,大多现代诗人讲述“生命”或是其他抽象意蕴总要借助西方比拟,代表就是向日葵在诗中的运用。海子用麦子挤掉了向日葵,用“亚洲铜”佐证中国土地的情怀,才情万丈的海子更将马的意向提高的无比境界,上文所引用的《晨雨时光》仅是一个小案例,他最出众的对马的运用应当在《祖国(或以梦为马)》中,这首长诗吞天撼地的气魄一如万马奔腾,生命的意义和书生意气肆意挥洒,这才是海子的精神象征,或是悲伤,或是抑郁,或是舒身嘘气,海子诗中都有龙马之态,且看在该诗中“我不得不与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条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唯余我一人要将此火高高举起”以及反复提及的“和那些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固此,回到本诗中,落难的诗人被当做马一样凄惨,正式表明了诗人自己的态度——他认可并同情这个野蛮而悲伤的海子,这是一个像马一般都人物,但在现实面前,这个人终将灭亡,像马一样。

          继续在春天,在这个磅礴的背景下,出现了一个全新的海子,野蛮而复仇的海子,野蛮是他与上一个海子的共同之处,而野蛮的本身就是伪命题,复仇的态度不同于悲伤海子的绝望,但春天的背景暗示他终究无法成功。

          以此,我可以假设,“我”就是这个野蛮而复仇的海子,同时也有可能是诗人自己真正的化身。诗中强调,“只剩这一个”便是对前段“你”和“我”两个角色的反证,强调一个,更是突出与“十个海子”力量对比下的悬殊。那“我”是怎样做的呢?“这是黑夜的儿子”——与光明相对;“沉浸于冬天”——与春天相对;“倾心死亡”——与十个海子的复活相对;“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村庄”——与温暖的春天和十个海子团体的热闹相对。这是完美的表述,孤独的意蕴与完全失望、不予配合相交织,那种无法自证的憋屈与大仇不得报的感觉压抑着这个诗人他情愿孤身反抗,他自己的正确无法只想,心甘情愿的做一个反派悲剧式的人物,可是我们可以看出 此时诗人并没有死亡的态度表露,更像是破釜沉舟的前兆。

          然而海子还是死了,最后一段,就如同武侠小说里的后记,讲述的是“江湖中他留下的传说”。是诗人真正决心死亡的自白和至死不能理解的状况以及——托付。“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子”谷物堆起说明生活有了基本都保障,丰收下的人类灵魂应当是纵情歌唱,然而物质的丰富却“遮住了窗子”,这样的转折才是让人心寒的地方,如果是谷物代表生命,那堆起的谷物就是代表臃肿的生命,那谷物的命运何在?“它们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 / 一半用于农业,自我繁殖”,生命不再被得以尊重了!而是作为一种想猪饲料一样的东西喂养人类,作为人饲料的一种,可生命的存在依然在延续,只是“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俯瞰大地,寻遍世界,绝望下的末路海子终于发问了“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就正如第一段的“你这么长久的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一样,这是一个自我作答的问题,长久的沉睡是为了寻找光明,而光明与想象中的不同让他,这个野蛮而复仇的、死亡的、黑夜的海子发现,他失去了目标,也无法发现结果。人生的谜团就在这“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中消失如云烟。他迈出了复仇海子的最后一步,放下光明,回到他想要的世界中去。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7.26

我的猫

    我的猫消失了,然而此时的我还没意识到。电风扇在安静中发出巨大声音,我在床上躺着正准备午睡,我享受着大风,并没有想起我的猫。
    我定定的看着白色墙壁,回想上午发生的事情。
    然后我就想起我的猫来。我乡下这里养的是一只小猫,白黄色,很怕人。你一靠近他就会躲起来。有时候离你近一点,你看它一眼,它就恨不得腿都不是自己的跑掉。而且他一整天都叫个不停,小猫特有的脆生生叫声和旺盛的精力,鉴于它不怎么喜欢人的靠近,我就经常冒犯一下它。
     今天上午它在窗台边晃荡,双爪趴在玻璃上,馋涎欲滴的看着外面晒的鱼干。一边看,一边叫。我偷偷摸摸的从它背后摸了过去,渐渐近了,突然的它就看见了我,蹭的一下就窜到旁边一个旧柜子缝里去了,然后被里面的窗帘裹住了,叫个不停。我立马把窗帘一抖,叫声随之而止,我猜它应该在落这柜子与墙的空隙间了,反正它经常躲在这,见到人都不会动,所以我就没管它,一直到我吃完饭,我都没注意它。
     我现在想想觉得不对了,但我认为它应该还在这个房子里,所以我就爬起床,到那个房间去看一看。
     它的午餐鱼拌饭汤汁干了,苍蝇飞来飞去,乒乓球立在原地,窗帘里没有,床底下没有,澡盆里也没有。整个房间安静的异常。空气忽然紧缩起来,我从头到脚激起了疙瘩。于是我又重新找了一遍,但是我的猫呢?它不在这里,可我记得它确确实实是在这里的啊。
      但我的猫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声猫叫也没有。我反反复复的找那个柜子与墙壁之间的空隙,仿佛在搜这个缝隙的秘密,就像审视一个通底的口袋,我的猫是不是漏下去了呢?
     我忽然悲从中来,不好的预感让我无法表达,无头无尾的消失让我感到恐慌,我开始奇怪我为什么要靠近它,为什么要逗它了,它去了哪里呢?它难道死了?而我就可能是凶手?我不经悲从中来,为我的猫感到悲伤,我在悲伤什么呢?
     它消失了,不见了,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遁遁

五月笔记篇

文\遁遁

学校里养了很多鸽子,白的黑的,都在教学楼后面的大草坪上。

原来这里并不是草坪,而是杂草原,里面的植物无所顾忌的疯长,看上去极为恐怖。每到夏天,这里就孕育出各类虫子,蚊王,是学生心中的一大害。

在我高一高二的时候,学校把杂草原靠寝室楼的地方开出一片田地,给各个班级种。当然,这项对我们学生有益的活动很快流于形式而无形的消散了,于是这里又重新回归到无人问津的局面,但经常有一些生活老师种点菜,自己吃。

后来铲土机就开进学校,把这一大片土地全部清了出来,就像把一头乱发的人剃的干干净净,从前还不觉得,现在又清爽又宽阔。

接着就铺草皮,是在去年冬天的时候。修路,美化,还建了一个小房子。然后陆陆续续送了很多器材来,不是单双杠一类,反而有点像部队里训练的那种,没有人知道这里要干什么,直到这个礼拜,才挂上青年素质培训基地的名字。

修回栏,拆墙,时不时有人偷溜进去玩,我想直到毕业这里都不能完全建成了。

有一天一个偶然机会,我看见了这些鸽子,一共有十来只,两种色调,黑与白。每天早上我在早早读时,就看见这些大呆鸟像鹅一样在草坪上晃来晃去,从不怕人,蓝色的顶棚上也站着几只在发呆。他们一般是六点半到七点半之间在外面玩耍,之后就回到房子里。一旦有施工的人来就摆头摆脑的让开,站的久了,就扑啉啉的飞个回旋。我还看见一只小黑狗经常跟他们跑来跑去。

一次早上起床回班,我经过那个房子。两只白鸽正在里面疯闹,就像我小时候玩鬼捉人一样。鸽子A没把握好,扑到窗网上,鸽子B一把窜到他身上,恰时我正停下来,对里面瞅瞅望望,两只鸽子一把堆在了我的眼睛上。他俩一动不动,红色的眼睛看着我,我也一动不敢动,愣愣的看着他们。这样大眼瞪小眼的感觉真是不错。

谢谢这些鸽子。

                                                                          ——5.7

四月风景篇

文\遁遁

     傍晚回来,见西边云絮如风般散开,飘荡着纵横无际的平行姿态,红色浸润着陈色,倾泼在云絮上,映出烧着的火。白日下了大半天的雨,地上依旧湿漉漉的,到处都升腾起潮渍的清气,那是草、土、樟叶混合在一起的味道。空气通透澈明,如绿叶勃勃生长。

     平日里罕见的山丘显现出来,紧实真切,远远的蹲在那边,又像近在眼前。

     一步一步的走,感觉夕阳静止,日色变慢。心中以为这样的景色还要一直下去,而东边的深色在隐秘的延长,待我到了教室里时,晚霞随着日落而渐渐破败、黯淡。定定的看着它枯萎、消失,又意外目睹了路灯初放的那一瞬。天空还徘徊着留恋的浅紫色,一切都成了屑末,慢慢的沉没到笼罩的夜色中。

                                                                           ——四月(未完)

可怜肉体

文\遁遁

我可怜我的耳朵

可怜我的鼻子

可怜我的嗓子


我也可怜我的脑子

可怜我的肺

可怜我的胃


他们真心真意的帮我

我却无法帮他们避免隐性的谋害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