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遁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暗淡

文/遁遁

在无聊的时候

等待春雷

在休息的时候

找到火光

 

缓缓烧掉

一圈蚊香

月亮的余烬

被吹到地上

 

开始思考

缤纷的时刻

天亮时显露出那

无边无际



我知道

文/遁遁

我知道走廊的长度,傍晚的斜阳,步伐踩着楼道轻轻作响

我知道门前桃花盛开了很久

我知道灰鸽飞行在城市的镜面上

我知道汹汹人潮把道路的边界淹没了

白昼在延长

 

我知道舒适的滋味,对称的美感,空间的宽广

我知道烈士的碑林,它投下翠色枫树般的绿荫

我知道那里有一座模糊、孤独的玻璃房

它在过去是艺术的避难所,现在是交易命运的典当行,在未来,它可能成为道德和法律的图书馆,善良与信念的殿堂

 

我知道幸福的瞬间凶猛而激烈

我知道一只猛虎时时刻刻想要跃出心中的花园

我知道小心翼翼,不做徒劳的辩解,不让惊人的真相冲撞内心

我知道避开立场的炮火,吹奏赞美的号角,当然,也随时准备在年岁的阵地上投降


喧哗

文/遁遁
星星顺着河渠急急流去
溅落的水珠嵌在没有色彩的钢铁上
剩下一些
低着头停驻在小径边
在那些草地里——没有星星照耀的地方
漫步者前去点亮

今夜,在极静的水池边
抬头看杯底喧哗的星光
高高把它举起
幽幽荒原没有回响
高高举起它!
当日历上的苹果树开始孕育情感的新娘
宇宙空空
都没有回响

印象

文/遁遁
悬崖边勒住马的缰绳
底下是密密江水声
大风鼓动着叶子熙熙攘攘
它们在争论的叫做红尘
幸好歇息的山谷没有季节
你大可以把皮囊倒映进对面的梯田
放任钟表顺水悠游
仰望云朵生生灭灭

这里没有拜访的客人
你这么想
月亮总会把忧郁慢慢捡起
小马日日不见踪影
那里,一位燕子
让风筝成了天空的裙裾
看着这美人
打不开窗,捣不开门
远远望着,只敢勒紧缰绳
握住一掌冷冷的雾气
底下江水滚滚
宝剑蒙尘,髀肉复生

虚度

文/遁遁
虚度了一把时刻
内疚的啤酒可以开始饮用
麻痹掉精神,跨越过旅程
月台上落叶纷纷

言辞的火热渐渐熄灭
故乡也不能再让我流连
难道我所在的幻梦已经破灭?
翅膀凋零前天空划过风暴的闪电

看,虚度了
明快的调子,温暖的春天
我以为自己已经堕入深渊
但是麻雀啾啾、季风无止无休

枝叶又渐渐繁茂
电台编造空想的疗养院
游鱼驶向天空
呼唤下一场暴风

溢出

文/遁遁
杯子水满了
纸上也写不下了
窗前映着一个人复杂的样貌
脑子空空如也了

夜幕快快降临
灯光挤满街道
但我的影子如此独特
会指引方向找到答案

黑暗在不断扩散
和我的影子一样简洁明了
又撕扯又摇晃
也没有多出分毫

我打破自己的节奏
用火焰把影子流放掉
破开栅栏,闯入花园
这是我漫长黑夜里最畅快的时刻

但窗里的灯和和煦煦
多出的字也很重要
漫出的水不要浪费
还不快快把情绪收拾好?

日渐

文/遁遁
我觉察到日渐的苍老
记忆桥上车水马龙
年华日渐离去
只有夜晚悠长的回响
迤逦的柔波扰动星星闪烁

我的杯中积蓄尘垢
在日渐污浊的秘密中假意审视真理
日渐鄙弃落日的美色
鄙弃日暮下灰蓝的、沉默的房顶
但飞鸟来去使时日看上去永无止境

我日渐倦怠重复的哀思
把喋喋不休的诉说丢入虚无彼岸
苍老是日日翻涌的谎言
风将要吐出暴雨
涤净此日的空杯

风景

文/遁遁
小男孩趴上窗台
绿化带分出错综迷局
灯未来将要亮起
奶奶们还围着扑克牌
青藤角落的青苔
满是馥郁的青色
风生出两张耳朵
颜料的秘密在长凳上开花结果

盒子中亮闪闪的生命
如藏在缓慢白云马车里的星星
听夕阳日日吹奏哀歌
生锈的扶手或灯下的木质品
这些都是索然无味的景色
而索然无味是永恒的乐趣所在
比如岩石看海
比如小男孩生成了我

流水

文/遁遁
窗户漏进流水
梦顺着流水漏出
粉色的被子和衣物
渐成瀑布
阳光大声的拍击

裙子被风拂动着波纹
河底鹅卵石色颀长的腿
立交桥倾泻下的澄亮流水
从身旁汨汨而逝
倒影出十万八千个过去

流水抱着一怀绿叶
汽笛拥塞长鸣
帆船扬起白昼
清澈的样貌在此一瞬
夏日顺水而归

精神人

文/遁遁
我在洗衣服
他坐在晾衣杆上逗鸟玩
我梳好头
他赞一声真是帅炸天
我乘着公交车穿过城市
他飞着飞着落在海边
演出一场对陈旧的追悼性话剧
像云朵一样破碎消失

野性像传说中的天马
模仿小王子落在沙漠
亲吻着夕阳下心上人独特的美丽
开始在田野上收割
他皮肤上满是阳光的澄澈
悲伤的星光散落入长长的河
吮吸尽青春的嘶鸣
日子活在他咿咿呀呀的角色里
而他从海上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