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遁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五月笔记篇

文\遁遁

学校里养了很多鸽子,白的黑的,都在教学楼后面的大草坪上。

原来这里并不是草坪,而是杂草原,里面的植物无所顾忌的疯长,看上去极为恐怖。每到夏天,这里就孕育出各类虫子,蚊王,是学生心中的一大害。

在我高一高二的时候,学校把杂草原靠寝室楼的地方开出一片田地,给各个班级种。当然,这项对我们学生有益的活动很快流于形式而无形的消散了,于是这里又重新回归到无人问津的局面,但经常有一些生活老师种点菜,自己吃。

后来铲土机就开进学校,把这一大片土地全部清了出来,就像把一头乱发的人剃的干干净净,从前还不觉得,现在又清爽又宽阔。

接着就铺草皮,是在去年冬天的时候。修路,美化,还建了一个小房子。然后陆陆续续送了很多器材来,不是单双杠一类,反而有点像部队里训练的那种,没有人知道这里要干什么,直到这个礼拜,才挂上青年素质培训基地的名字。

修回栏,拆墙,时不时有人偷溜进去玩,我想直到毕业这里都不能完全建成了。

有一天一个偶然机会,我看见了这些鸽子,一共有十来只,两种色调,黑与白。每天早上我在早早读时,就看见这些大呆鸟像鹅一样在草坪上晃来晃去,从不怕人,蓝色的顶棚上也站着几只在发呆。他们一般是六点半到七点半之间在外面玩耍,之后就回到房子里。一旦有施工的人来就摆头摆脑的让开,站的久了,就扑啉啉的飞个回旋。我还看见一只小黑狗经常跟他们跑来跑去。

一次早上起床回班,我经过那个房子。两只白鸽正在里面疯闹,就像我小时候玩鬼捉人一样。鸽子A没把握好,扑到窗网上,鸽子B一把窜到他身上,恰时我正停下来,对里面瞅瞅望望,两只鸽子一把堆在了我的眼睛上。他俩一动不动,红色的眼睛看着我,我也一动不敢动,愣愣的看着他们。这样大眼瞪小眼的感觉真是不错。

谢谢这些鸽子。

                                                                          ——5.7

评论(1)

热度(1)